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银行大劫案

银行大劫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6-20 阅读: 次
  1。突然的爆炸声
  东北的冬天,白天是很短的。2003年1月18日下午5点,沈阳已是黑夜时分。地处大东区东顺城街51号的沈阳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正准备打烊。
  他们刚刚送走了最后一个客户,员工迅速清算好账目,等待取款的运钞车到来。
  根据银行的惯例,当天的营业款是不在分行过夜的,必须由运钞车运到总行金库去。这样做,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以往银行入室盗窃抢劫案,基本都发生在夜晚。
  5点50分,银行门口几声汽车喇叭声响,一辆武装押运车和一辆运款面包车,先后停下。武装押运车也就是一辆普通的吉普车,上面跳下4个拿着长枪的经警。
  这几年沈阳银行系统不安全。
  两年前的1月10日,城内东陵区泉园小区邮政储蓄所发生抢劫案。两名送款的员工被劫匪用枪打成重伤致残(当时邮政储蓄所根本没有用经警),80万元被抢走,此案到现在也没有破获!
  此后,经警保持高度的警惕。他们4人拿着霰弹枪,分别站在运钞车的两端,谨慎地四处打量。
  这边,银行内的3个职员将3袋沉重钞票提出来,准备送到这辆面包车上。
  就在职员走到运钞车边1米的时候,冷不丁地爆炸了。“轰”一声惊天巨响,运钞车旁边的自行车猛烈爆炸。一瞬间,3个银行职员和4名经警全部被炸飞。
  经警刘伟和1名银行职员当场被炸死,倒在了血泊中。经警刘雪、森宾华、赵洁和2名银行职员被炸成重伤。运钞车司机袁传友,是受伤最轻的一个。惶恐中的袁传友顾不上额头的擦伤,急忙跳下车子。
  就在此时,旁边的一辆红色松花江微型面包车里突然跳下4个蒙面持枪歹徒。这4个歹徒有3人拿着枪,分别是2支猎枪和1支小口径运动步枪。
  运钞车司机袁传友刚刚跳下来,就和他们迎面遇到。袁传友不是经警,手上没有武器,就在他措手不及的时候,其中1个歹徒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猎枪,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枪!袁传友当场死亡。
  其余3个歹徒迅速捡起钱袋,4人迅速上了面包车绝尘而去。
  爆炸、开枪、抢劫巨款和逃走,前后只用了不到3分钟。
  等銀行内的职员惊恐稍定,冲出来救人的时候,歹徒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1·18案”是震惊全国的特大性银行劫案,共造成3人死亡,5人重伤,220万巨款被抢走。
  接到报警以后,沈阳市和辽宁省警方先后赶到现场。现场惨不忍睹,让人难以置信。巨大的爆炸,将银行所有门窗炸碎,墙上的空调被炸变形,附近几辆自行车炸成了油条形状。现场100多米内,到处是人体组织和四射的弹片,一块皮肤被炸飞到街对面老边美食城二楼餐厅的玻璃上。
  2。案情分析
  银行劫案本来就极为恶劣,更别说死伤如此之大,还使用了炸药和枪械。此案迅速震动了高层,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在案发后2小时,下达由公安部督办的命令。1小时后,公安部刑侦专家登上去沈阳的列车,参加案件侦破工作。
  根据现场分析,歹徒是将自制炸弹装在包里,放在银行门口一辆自行车的后座上。这个炸弹采用无线电遥控装置,由歹徒在几百米外手动引爆。这说明歹徒对于爆炸物非常熟悉,还有相当的爆炸知识。现场到处都是钉鞋掌的铁钉,根据分析是歹徒将铁钉放在炸弹里,以加强杀伤力。
  现场发现1枚哈尔滨猎枪厂生产的大复牌12号猎枪子弹弹壳,就是歹徒枪杀司机时留下的。
  歹徒作案干净利落,在银行门口停留时间不到3分钟。期间,4人一步没有跑,说明他们心理素质非常稳定,绝非初犯。
  现场目击路人柳老汉反映,歹徒驾驶1辆松花江面包车,颜色是红色,老汉还记住了车牌号。
  几小时后,群众反映在案发现场1公里的草仓小学附近胡同里,发现了这辆松花江微型面包车。
  专家们对车进行勘查,发现猎枪子弹1枚、小口径运动步枪子弹1枚,2把匕首和被割开的3个钱袋,220万现金已经被歹徒带走!车辆上留有明显的大块血迹。现场还发现了4瓶胡椒粉,大量胡椒被喷洒在车辆附近。
  所有东西都没有留下指纹。
  歹徒可能知道,银行也许不会用钢制运钞箱装钱,而是会用普通的布制钱袋。钱袋是很脆弱的,一旦炸药爆炸就会导致钱款被炸毁。因此歹徒减少了炸药的量,改为放置大量的铁钉来提高杀伤力,并不会对钞票造成太大损坏。
  现在看来,歹徒只有猎枪和小口径运动步枪,火力并不强大。因之前的银行劫案,经警还是比较警惕的,歹徒不太容易偷袭成功。如果硬拼,4名经警手持霰弹枪,火力强大,歹徒不见得能占上风。使用遥控炸弹对歹徒比较有利,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歹徒的危险。
  现场的血迹应该不是歹徒的,而是被抢劫车主的血。歹徒并没有受伤,自然不会流血。
  根据车牌号,民警很快查到车主叫张晶阳,是于洪区翟家村的农民,37岁,以开面的为生。案发前几个小时,18日大早,张晶阳出车以后就一去不回。他的妻子说,前天16日晚上,张晶阳跟她说:“这事儿有点怪,也许是我交上好运了。今天我拉了一个人到皇寺广场,多给了钱不说,还留下10元钱定金,并要走了我的手机号码,说还要用我的车。”
  经过血液鉴定,证明车内鲜血就是张晶阳的。以出血量估算,张晶阳恐怕早已被这群歹徒杀害。
  3。歹徒暴露
  在2001年1月10日沈阳银行劫案中,也发现了现场遗留的胡椒粉。而在其他案件中,几乎没有人用胡椒粉,由此可以确认“1·18案”和2年前的“1·10案”应该是同一伙歹徒所为。
  沈阳市17000名民警全部上街,四处寻找线索。然而歹徒敢于多次作大案,自然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线索并没有出现。
  万幸的是,通过高科技的通讯电话分析,发现案发时有若干手机曾经在银行附近拨打过。经过排查,发现其中1个号码的拨打位置比较可疑,机主有一定作案嫌疑。
  进行详细调查时,发现狡猾的机主在案发后不久,就将手机丢弃。而机主购买手机时使用的身份证,也是假的。由此,线索中断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机主经常在新城子虎石台镇一带活动。
  这时,刑侦专家又有新突破。
  根据对炸药雷管,尤其是无线电引爆装置的分析,发现里面有一些汽车遥控器的零件,上面还有商店的标志。民警迅速赶到这家在虎石台的商店,确认歹徒是从这里购买的零件。
  不过,这家大商店是向东三省低价批发遥控器,每天销售量巨大。现在又不知道歹徒究竟是什么时候买的,店员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购买者是谁。好在至少可以锁定虎石台是歹徒的一个落脚点。
  2月1日,正月初一,专案组上下顾不上过年,将指挥部迁到虎石台的沈阳矿区招待所。同时,他们调动700名民警进入虎石台,挨家挨户上门调查。
  警方运气太好了。
  正月初六,几个居委会大妈向民警反映,星月烧烤城的一个女老板,38岁的朝鲜族女人朴春子的男友有一定嫌疑。
  朴春子的男友外号叫小明,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他身高1米7左右,很瘦,满脸凶相。但小明穿着很讲究,抽的烟喝的酒都很高档,花钱大手大脚,平时骑一辆崭新的港田100摩托车,看起來似乎很有钱。
  小明颇有些拳脚功夫,号称1个可以打3个。这几年,他和卖朝鲜冷面的朴春子同居,平时就以开武馆为生,教了一些徒弟。
  虎石台是个镇,小明的徒弟并不算多,武馆不足以养家糊口,那么高消费更无从谈起。
  更奇怪的是,小明说自己是黑龙江鸡西人,春节前就说自己回老家去了。几天后,有人又在虎石台看到过小明。他不回老家就不回去,为什么要说谎呢?
  第二天,专案组决定不管是不是,先把小明抓住再说。此时小明早已不知去向,倒是他的女朋友朴春子还在镇上活动。
  当晚,朴春子被警方抓获。被捕以后,朴春子除了交代小明叫张显明以外,翻来覆去就只说一句话:“他做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两天前他已经回老家鸡西了,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警方连夜审了几个小时,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经过了解,朴春子的朋友并不多,而关系最好的住在永丰村。专案组派出一组民警去永丰村抓人,竟然有意外收获。在永丰村的朋友家炕上,专案组抓住了张显明。
  张显明被连夜押到沈阳刑警大队,但这小子更硬,装傻充愣。除了说冤枉以外,张显明只字不吐。
  经过调查,民警发现张显明劣迹斑斑,他曾经因为打架和盗窃,多次被拘留。后来因为一次打架动刀子致人重伤,张显明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服刑5年后,张显明身患传染病,监狱让他办理保外就医手续,提前出狱。
  没办法,专案组又只能转而对付朴春子。
  据邻居反映,朴春子与张显明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张显明经常家暴朴春子,打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专案组认为,朴春子不会为张显明隐藏秘密,就以她为突破口。
  专案组用尽一切手段,说服朴春子:“沈阳几百万人,为什么别人不抓,就抓你们。你们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数。你才38岁,又有几个孩子,要想清楚轻重。这么大的案子,谁做了都会掉脑袋,谁能和政府配合就会宽大。这种机会,你要是错过,再后悔也来不及。”
  这样苦口婆心说了几天,朴春子终于心动了。朴春子说:“打我和张显明同居起,他就一直和我一起开饭店。但从去年12月起,张显明就跟我说去沈阳整海鲜,每天早出晚归。期间张显明的大哥张显光来过两三次,他们说话从不让我听,每次来一会儿就走。他表弟李彦彬和三弟张显辉也来过,从不跟我多说话。张显明还买过爆炸用的插头、电线、铁钳子等东西。我问他做什么用,他说留着装修新饭店用,当时我也没多想。1月份有一天,张显明早晨出去时穿的是毛领衣服和皮夹克,等晚上回来时却变成了红色休闲服,还去洗澡,身上有香味,手里拎着不知是谁的一包衣服,也没吃饭就睡觉了。我当时特别生气,认为张显明去嫖妓了。次日清晨,我追问他身上的香味从哪里来,张显明推托说,身上都是海腥味,别人给喷的香水。他是个老粗!我认识他这几年,从没看他用过香水。”
  根据朴春子的供述,专案组立即去抄张显明的出租屋。4。案件告破
  在和平区倍思亲酒店楼下的小吃店内,民警发现大门紧锁、大堂里面堆着一大堆煤。民警在煤堆里反复搜索,有了重大收获。煤堆里面翻出来一个大包,里面竟然是一沓沓的钞票,共有130万元。
  随后民警又在煤堆中,找到1支三友牌猎枪和部分子弹、炸药。民警们欣喜如狂,立即将钞票、枪支和炸药送到技术科检验。几个小时后,鉴定结果出来了。
  根据钞票号码分析,这笔钱就是1·18银行劫案中被抢走的那批。三友牌猎枪,正是枪杀运钞车司机的枪支。至于炸药,也和现场遗留的完全相同。
  在铁证面前,张显明坐不住了,承认案件是他们团伙做的。
  他们的团伙,由张氏、李氏两家黑龙江籍的亲兄弟构成,且两家为姑舅亲,一共5人:老大张显光,老二张显明,老三张显辉,系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李彦波,黑龙江省木兰县人;李彦彬,是李彦波的亲弟弟。
  张显明说“1·18案”只是他们所犯案子的其中一个。他们还做了很多大案,杀了不下10人。
  2002年春天,张显辉从黑龙江省鸡西市王福友的手中购买雷管40余枚、硝铵炸药40管,张显辉、李彦波先后将炸药、雷管等由鸡西市携带到沈阳。
  张显辉买来摩托车电瓶、汽车遥控器、鞋掌钉、塑料饭盒等物品。由张显明与张显光研制组装成爆炸装置,张显辉、张显明和张显光又分别进行了爆炸实验。
  2003年1月18日9点,他们根据计划抢银行。
  张显光三兄弟和李彦波,用以前的老办法,将之前约好的一个面的司机张晶阳,骗到新城子区怪坡附近,用猎枪制服。但张晶阳在车上试图抵抗,他们被迫用刀将他捅死,在车上留下了很多血迹。随后,他们将尸体扔到虎石台东北部前屯煤矿的一个芦苇塘里面。
  抢劫作案车辆成功后,他们4人驾车赶到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门前,在一辆自行车上安置了遥控炸弹。
  17点50分,他们引爆炸弹,将经警和银行职员炸倒,又开枪杀死一个司机,抢走了220万巨款。
  作案后,张显光分了钱,让大家分头躲上半年,期间不要联系。
  张显光自己带着10多万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三弟张显辉是混黑道的,在张显光“搞几把冲锋枪”的命令下,张显辉带着50万巨款去了南方买枪。至于李彦波、李彦彬两位表兄弟,拿了部分赃款后,回老家过年去了。
  张显明交代,张显辉跑到上海找同伙帮忙,准备一起去云南买枪。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同伙早就栽了,张显辉被上海当地民警顺藤摸瓜抓获关押。
  得知弟弟被捕以后,张显明联系不上张显光,焦急万分。他正准备南下上海去打点,还没有出发,就被抓住了。
  根据他的供述,民警首先找到了司机张晶阳的尸体,随后赶赴木兰县将李彦波、李彦彬抓获,又从上海将张显辉押解回来。
  至此,案件侦破,只剩下张显光不知去向,他被列入A级通缉犯。
  一天,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黎明派出所的外勤民警,得到一条重要线索。举报人说,他两年前的一个邻居叫吉中林,长得很像公安部A级通缉犯张显光。经过暗访,民警终于摸清了“吉中林”的住址。当晚7时许,蹲守的民警们得知“吉中林”回了租住屋,迅速出动。
  “我们进屋的时候,他正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应该是刚喝了酒,正在发晕。”黎明派出所的教导员李勇说,“警方很快控制住局面,并迅速出示了早已准备妥当的搜查令,随后搜出一捆电子雷管、一把尖刀。”
  2006年8月12日晚7点,张显光被沈阳警方押解到沈阳看守所。
  张氏兄弟三人和李氏兄弟最后均被判处死刑。
  5。背后的故事
  张显光1965年出生于黑龙江鸡西市一个普通矿工家庭,共有兄弟4人,分别是二弟张显明、三弟张显辉和小弟弟张显正。
  他的母亲是普通家庭妇女,没有出去工作过。全家的重担,都落在张显光的父亲身上。不幸的是,张显光5岁时,他的父亲因矿难去世。因为生存不下去,张显光的母亲被迫改嫁。带着2个孩子,张显光母亲只能嫁给矿区最贫穷的光棍汉。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先后嫁的2个男人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了,加上生了2个弟弟张显辉和张显正,生活雪上加霜。
  张显光回忆:生活的穷困就不用说了,更可怕的是继父们的喜怒无常和暴戾无情。只要继父心情不好,就不许他们吃饭,甚至不许他们回家睡觉。1979年,张母的第三个丈夫因患病去世,她只得第四次嫁人,在鸡西市郊区的8510农场,再次找到一个栖身之所。这个姓秦的男人脾气还算温和。这时候张显光已经15岁了,不愿意受气吃闲饭,就开始给人做小工,后来开饭店,最后就在江湖上闯荡。
  张显光回忆说:“我整天领着几个弟弟四处捡破烂,不然就没饭吃。我弟弟张显明脾气不好,被人骂了就和别人打架,但是,我很少动手。我认为這样打没什么用,不如一次性来个狠的。后来我经常对同伙说,打架别找我,杀人再找我。有一次我们兄弟被一家大人打了,我啥也没说,熬了半年之后,把那家人的自行车偷出来卖了。那时候,自行车可是大件,就像今天的汽车一样。我看那家人哭丧着脸,心里这才高兴。”
  这里的矿区往往是三不管地区,地方政府不能管、煤矿机构不爱管,各种案件频发。
  一来二去,张家三兄弟都成为当地的小混混。其中,以老二张显明名气最大,号称煤矿区的坐地虎,打架、盗窃、勒索无恶不作,被判刑9年。
  只有最小的弟弟张显正最老实,从不惹事,后来成为一个普通矿工。
  1986年,张显光已经21岁,和当地一个不太正经的女青年同居,准备结婚。这段时间,张显光开始团伙盗窃,肆无忌惮。第二年案发,张显光被捕入狱,被判处劳教3年。张显光被捕以后,他的女友将孩子生下后丢给了张母,自己一走了之,嫁给了个混混。
  1990年,张显光刑满释放。出来以后,张显光发现前女友丢下儿子自己嫁人,极为恼怒。
  4月27日,喝了不少酒的张显光,去找鸡西市城子河区的前女友算账。双方见面刚谈了几句,就开始争吵。
  张显光要求前女友离婚,和他结婚,然后带着孩子一起过。前女友说:“你别做梦了,我现在有老公有孩子,跟你一个劳改释放犯去受苦?”张显光不服气:“亏你有脸说。当年你为什么扔下儿子跑了?”“我没打掉孩子,就算对得起你了。难道你让我像你妈一样,为了养小孩去陪老光棍汉睡觉?老娘可没那么傻!”
  张显光忍无可忍,上去搧了她一巴掌。前女友不服,大喊:“你他妈敢打我?老娘一肚子苦水还没处说呢!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跟你拼了。”
  两人厮打起来。期间,正好前女友的丈夫冯某下班回家。看到妻子被打,冯某大怒,挥拳和张显光打成一团。双拳难敌四手,加上冯某也是混混出身,人高马大,三拳两脚就把张显光打倒在地。
  张显光大怒,掏出匕首刺入冯某腹部,连刺数刀,随后逃走。
  冯某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一晚上,最终还是重伤不治。
  25岁的张显光故意伤害致死,被列为通缉犯。根据当时法律,张显光是刚刚释放就犯案,属于罪加一等,很有可能被枪决。
  张显光从1990年开始在社会上流窜,以盗窃和打零工为生。
  混了几年,张显光逐步和两个弟弟张显明、张显辉联络上,又和表弟李彦彬、李彦波建立了联络。
  5个人中,也就算张显明混得最好,在沈阳郊区开了一个武馆。但武馆生意惨淡,难以糊口。
  6。案情回顾
  2001年,他们的小弟弟张显正因矿难而惨死。死后,矿山仅仅赔付了3。5万元。
  张显光后来常说:“一条命就值这点钱。老四走正道,看看什么下场。这点钱够干什么的?”
  1999年11月,在张显光的命令下,张显辉通过黑道关系,购买了1支大复牌猎枪和若干发子弹。
  张显光踩点多时,选择哈尔滨个体鞋业女老板侯某作为第一个作案对象。
  11月13日晚上,张显光带着两个弟弟,手持1支猎枪、1把尖刀和1个铁锤,跟着侯某到道外区升平街。见夜色昏暗,街上没有行人,3人蒙面后突然冲出来。
  张显光持枪将侯某顶住,让她交出钱来。没想到面对枪口,侯某不给钱,还大声呼救。张显辉从背后一锤子将侯某打倒,3人搜了一通,抢走了提包里面的1950元现金,迅速逃离现场。侯某被打成重伤,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才能下床。
  后来,张显光又盯上了哈尔滨市道外区一个海鲜个体老板。老板韩某每天营业款最少也有10万元。不过,韩某比较谨慎,每次都将营业款存入银行。每次都是女会计田某带着钱袋,韩某和表弟张某跟着做保镖,一起去银行。
  光靠张显辉1支猎枪不够用,张显光用抢到的钱购买了1支小口径运动步枪。
  12月18日,张显光带着张显辉,埋伏在哈尔滨市道外区银行外的大街上。下午4点多,韩某等3人带着10多万元的营业款路过。
  张显光打了个手势,张显辉拿出猎枪,大摇大摆地走到3人背后,将拿着钱的田某打倒。张显光则捡起掉在地上的钱袋,二人转身就走。
  韩某和表弟张某十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一边追赶一边大喊“抢钱了”。见他们喊叫,张显光和张显辉竟然不走了,转过头来,对准韩某和张某就打。韩某张某先后中弹倒在血泊中。
  仅仅1个月后,张显光兄弟3人,又在哈尔滨盯上两个做海鲜生意的老板,将他们开枪打伤,当街抢走15万元。
  张显光犯罪经验比较丰富。他认为风声太紧,让大家不要作案,分赃后3人分别逃窜。他们共抢到近30万元,每人分到10万。
  2000年底,张家兄弟又考虑作案。张显光提议,这样小打小闹没意思,不如直接去抢银行。张显辉表示同意,又搞到1支猎枪,还将表弟李彦彬和李彦波拉进来。
  几次在哈尔滨作案,他们已经引起当地警方注意,张显光决定转战沈阳。
  2000年12月29日,张家3兄弟和李彦彬持2支猎枪、1支运动步枪,在沈阳市大东区一烟行老板李某家门口,开枪将他活活打死,抢到2。7万元钱。
  2001年1月9日,张家3兄弟按照计划去抢劫银行。
  他们在沈阳市东陵区方家栏,拦住了个体车主李某的出租车,谎称要打车去郊区。上车以后,3人将司机李某制服,乱刀杀害。
  第二天1月10日,张家3兄弟和李彦彬,在东陵区泉园小区邮政储蓄所持枪抢劫,开枪将送钞的2名银行员工打伤致残,抢走80多万元。
  2003年,张家兄弟和李彦波再次试图抢劫银行。他们瞄准了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
  不过,张显光认为以往的抢劫方式行不通了。自从他们在2001年做了“1·10银行劫案”以后,沈阳市金融机构全部加强了警戒工作。张显光多次踩点,发现每次押运的经警就有4人,都是拿霰弹枪的。
  张家兄弟仅有2支猎枪、1支小口径步枪,小口径步枪威力不大,猎枪则较为笨重。
  一旦经警较为警惕,恐怕就要爆发枪战。以张家兄弟的武器,根本就不是经警的对手。
  狡猾的张显光提出用炸药。
  张家兄弟在矿区从小混到大,对爆炸知识还是熟知的。他们由张显辉出面,从矿山上私下购买了雷管和炸药,然后在矿区多次试验。试验表明,炸死经警是没有问题,但可能会将钱袋也炸碎。
  张显光反复思考,终于想出了解决办法,就是用少量炸药,放置大量铁钉。这样一来,爆炸以后四飞的铁钉会杀死经警,又不会炸碎钱袋。
  一切准备就绪,张显光突然想到了可能会被警犬跟踪,又购买了胡椒粉。其实,胡椒粉根本没什么用,只是张显光坐牢时候道听途说的东西。
  2003年1月18日,他们先将面的司机张晶阳杀害并抛尸,抢走了车辆。1月18日,他们在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门口引爆炸药,又枪杀了一名经警,抢走了220万元巨款。
  张家3兄弟就这样被枪决了。
  消息傳到鸡西老家,满头白发的张母哭成泪人:“可怜我受尽千辛万苦,把他们4个拉扯大。1个矿难砸死了,另外3个都是畜生。我这辈子真苦啊!”
  • 上一篇: “顺天轮”被劫案
  • 下一篇: 不幸的聚会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澳门百家乐网站 江苏快三 澳门赌场百家乐 在线玩百家乐 安徽快三 澳门线上百家乐 江苏快三 安徽快3 江苏快三 澳门百家乐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