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杀人公司

杀人公司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7-13 阅读: 次
  1。妻子之死
  等我差不多从酒意和睡意里清醒过来的时候,赫然看见满屋的鲜血,以及……地上的尸体。
  我惊得立马跳了起来,那是我的妻子郑淑!
  我不敢相信,难道我是在做梦吗?我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再次去看的时候,妻子郑淑的尸体仍旧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我的脑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些破碎的记忆在我的眼前闪过:我在酒吧喝酒、有个火辣的女人在我身上缠绵、回家后郑淑跟我大吵特吵……
  我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尽量不去碰现场,然后寻找自己的手机,我要打电话报警。
  我正准备报警,突然,一个熟悉的号码窜进了我的脑袋里,我下意识地按下号码。
  “你好,我好像杀了人。”我尽量使自己听起来不那么慌张。
  “杀了谁?在哪里?”
  “我妻子,在我家。”然后我告诉了他们我家地址。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的SUV停在我家门口,从里面走出来一名男子,戴着墨镜,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箱子。
  我到门口迎接了他,他摘下墨镜,跟我握手:“叫我无名吧。”
  无名蹲下来,仔细在尸体旁观察了一番,然后问我:“是你杀了她?”我连忙摇头摆手:“我不知道,我早上醒过来她就成这样了,但是我记得一些细节,我们吵过架,我怀疑我……”
  无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你打電话给我们,就知道我们公司的性质。你想把现场做成什么样的?是自杀,还是仅仅处理尸体,造成她失踪的假象,或者伪造她的死亡时间,又或者伪造你的不在场证明?”
  我问:“有区别吗?”
  “当然,各有难易,收费也就不同。”无名说完,又问我,“不过你必须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有关你妻子的事情,这样我才能帮你。”
  我点点头,回忆了一会儿,把我所有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我们刚结婚才两年,都是二婚,我前妻离我而去,她丈夫离她而去。我们在大学里就认识了,那时候她学的是法医,成绩相当优异。不过她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大三那年就迫不得已辍学了,之后我就再没了她的消息。
  “直到两年前,我们再次相遇,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这两年来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平淡,也没有吵过架。可能昨天晚上……她可能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吧?”
  我想起酒吧里在我身上缠绵了一会儿的火辣女生:“再加上我当时酒精作用……”
  根据我的叙述,无名决定把现场清理干净,然后拖走郑淑的尸体,造成失踪的假象。这一套下来的价格是10万块。
  2。矛盾
  我是一名刑警。
  这几年来我全部的精力就是调查无名这个公司,他们能轻易将一场谋杀伪装成自杀,社会危害性极大。但是几年前,我调查到无名这里的时候,所有的线索却都断了,好像这家公司就是他一个人开的。
  但是我的调查显示,无名不过是一个被人收养的孤儿,他甚至没有上过大学。所以我敢肯定,他不过是个跑腿的,他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一个神秘人物。
  让我恼火的是,每次我掌握一点证据,都会被他们知道,从而将那些证据撇得干干净净,我甚至怀疑他们在局里有卧底。
  现在,我坐在客厅里,无名正一点一点地在我的卧室里清理我妻子的血迹。我突然很矛盾,一直以来,打击犯罪都是我的信仰,而今,我竟然向我所对抗的东西低头了。
  我站起身,对着无名说:“我出去取钱给你。”
  出门后我去最近的银行,我的卡里正好还有10万块。
  我把钱全部取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是王玉芬打来的。
  “你在哪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小宝出事了!”小宝是她的儿子,一听这话,我的心就提起来:“他出了什么事?”
  她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给了我医院的地址,让我马上赶过去。
  原来小宝被检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要尽快动手术,越晚治愈的可能性就越小。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她根本就没有能力负担。
  “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秋生已经走了,小宝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他有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
  她说的“秋生”是她的丈夫李秋生,也是我曾经的搭档。说曾经,是因为他跟我一起调查无名的案子,可是在半年前,他却死于一次煤气事故。但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煤气事故。
  那天,他说掌握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要当面告诉我,我们约好了地点见面。
  路上,他接到一个威胁电话,说要对他的妻儿不利。李秋生慌了,一边往家里赶,一边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当他赶回家,插进钥匙开门的时候,爆炸发生了。事后现场调查说是因为他妻子出门的时候忘记关掉煤气,煤气充满整个房间,而他开门动作过大,擦出火花引发的爆炸。
  无名催钱的电话打来时,我萌生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我很不安。可是我的存款对于小宝的手术费来说仅仅是杯水车薪,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约无名到一处僻静的地点见面。无名来了之后,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和我保持一段距离,问我:“钱呢?”
  “我没有钱。”
  “你耍我?”
  “你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
  “当然。”无名道,“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只是,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无名说着,突然假装很惊慌的样子,道,“难不成你为了抓我个证据确凿,杀了自己老婆当诱饵吧?”
  我咳了两声:“女尸是真的,只是不是我老婆,我老婆此刻正躺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睡大觉呢。你没看新闻吗?那具女尸是前天刚被人杀害的,因为和男朋友争执,一刀砍在脖子的动脉上。”
  无名脸色骤变:“你什么意思?”
  我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手上现在有你犯罪的所有证据,昨天你所做的一切,足够让你坐一辈子牢了。”我话锋一转,“但是,我也可以放过你,不过你必须支付我100万,而且是现金,要马上!”
  无名突然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
  “第一,你所说的被她男朋友砍死的女孩,其实凶手不是她男朋友,至于是谁我不能告诉你,那也是我们干的。第二,你妻子的死,是我们一手策划的,包括酒吧里找你缠绵的女人,还有你喝的酒……你杀的人就是你的妻子郑淑,不是别人。第三,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来威胁我,你忘记我是做什么的吗?”无名的脸色突然变得阴冷。
  3。背叛
  无名从身上拔出枪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实在太鲁莽了,我面对的可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罪犯!
  “还有什么遗言吗?”
  望着无名黑洞洞的枪口,我点点头:“看看你的身后。”
  无名猛地转身,他的脑袋后面也对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拿走无名手上的枪,竟然是李秋生!
  “你……你没死?”
  李秋生道:“半年前,你打电话威胁我的家人,我一边往家里赶,一边往家里打电话,可是电话根本不通。情急之下,我打给了我的一个朋友,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我让他赶紧先去我家里把我的妻子儿子接走,没想到他却因此成了我的替死鬼。
  “后来我们将计就计,对外宣称我被炸死了,实际上是让我在暗地里收集关于你们的罪证!”
  我和李秋生一起押着无名,驱车来到一栋废弃的大厦前。李秋生说:“这就是他们最新的总部。”
  我问无名:“这两年来,每一次我查到一点关于你们的线索,都会突然就断掉。查到你们的总部,你们马上就会跑掉。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在公安局里有卧底?”
  无名轻蔑地笑道:“没错,可惜我不会告诉你。”
  我们一前一后带着他进入大厦里,大厦里居然别有洞天。原来外面的破败景象根本就是掩饰。
  “怎么样?喜欢这里吗?”无名问我,他的手铐居然被打开了!我望着李秋生,李秋生居然把枪口对准了我。看得出,他的手在颤抖,他的脸上满是不忍。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李秋生。
  无名走到李秋生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一定以为,你和他合伙设计了这个计划。其实你错了,我们早就知道他没死,早就找到了他。我们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加入我们,要么同样的事还会发生在他妻儿的身上。”
  李秋生的身体在颤抖:“对……对不起……你知道的,我儿子要钱救命……”望着昔日情同手足的搭档的枪口,我惶惑了,我问他:“你的信仰呢?你当初进警察学校时候宣的誓言呢?”
  李秋生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身体像筛糠一样哆嗦着,举着枪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无名笑道:“其实,只要你肯,你也可以加入我们。什么信仰,什么誓言,在当今这个社会,钱才是一切。你每个月能拿多少工资?只要你加入我们,我保证你一年赚1000万!”无名说着,一步一步地逼近我,“现在,由你自己决定,是加入我们,还是为了你的信仰去死?”
  4。卧底
  我笑了很长时间,我告诉他:“我唯一的亲人刚刚被你们杀死了,我的工作马上就会因为我的不作为而丢掉,此刻的我,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谁说你妻子已经死了?”
  无名的话音刚落,吱呀一声,旁边的一扇门被打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款款走出,竟然是郑淑!
  我不敢相信:“你……你是谁?”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敢看她,她肯定是做了伪装,整容、变声什么的。
  无名对我说:“你忘记我们是做什么的吗?对我们来说,死亡是最会骗人的。”说着他看了看旁边的李秋生。
  郑淑来到我旁边,望着我,道:“记得我大三那年就辍学了吗?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我的成绩那么好却突然辍学?就是因为我在一次偶然的实习机会发现了这种伪造犯罪现场的公司巨大的商机。谁没有想杀的人?谁没有因为一时冲动而误杀的人?这是一座还没有人发现的金矿,而我的专业正好是开启这座金矿的钥匙。”
  “那你靠近我……”
  “起初我只是想尽办法躲着你们,但是后来我发现,最危险的地方其实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和你结了婚。一来,这个身份可以掩饰自己;二来,我可以从你这里获得关于案件调查的最新进展。”
  我骇然,原来真正的卧底一直都在我身边!
  不过我很快就想通了,当时李秋生被炸“死”前要跟我见面,告诉我的重要线索就是他无意间竟然发现了无名和郑淑的碰面!
  “想必你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吧?这也就是我要策划这么一场死亡的原因。如果躲在你的身边已经不安全了,那么只有死亡才能将我所有的嫌疑全部解除,毕竟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个死人。”
  5。值得
  原来我才是泄密的源头,看来如今的这种结局是我活该。
  郑淑的表情变了,变得像平常一样柔和。她抚摸着我的脸,道:“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对你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想把你当成一把保护伞。可是这两年来,我发现我已经慢慢爱上了你,看着你早出晚归,看着你为了工作渐渐失去一切,我比谁都心疼。这也是为什么你追查了我们这么久,我却从未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的原因。”
  我看着她,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
  她向我伸出手:“跟我们一起干吧。”
  我望着旁边的三个人,无名在冷笑,郑淑在期待,李秋生羞愧得浑身都在颤抖,他不敢看我。
  我想起了无名的话,选择加入还是坚持信仰去死?
  两天后,邻居闻到了我家里浓烈的血腥味,报了警。警察夺门而入,发现了在房间上吊的我。与此同时,警察还在浴室里找到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女性尸体,初步认定就是我的妻子郑淑。
  警方经过调查得出结论:我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因为内疚,几天后在家里上吊自杀。你们不必为我伤心,我坚持了自己的信仰,而且我的死并非毫无价值。
  最开始,李秋生告诉我,他们知道他没死,并且找到他,希望他能为他们公司做事。但是李秋生拒绝了;接着我开始调查郑淑,她用死亡来伪装自己。我确实被她骗过了,最后是小宝的疾病,急需要钱。
  于是我和李秋生想出了一个计划,用我的命去换小宝的命。
  他借着出卖我,得到郑淑和无名的信任,成了他们的一员,他们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小宝去死。
  李秋生答应我,一旦小宝的病得以治愈,他一定将这群人绳之以法,以慰我在天之灵。這也就是为什么在最后关头他一直都很羞愧,不敢直视我的原因。
  其实他不必愧疚,任何信仰的坚持都是要有牺牲的,他已经以“假死”和背叛正义与朋友来做出牺牲,现在轮到我了。我用自己的生命,坚持了自己的正义信仰。真正的郑淑和无名还在逍遥法外,但因为秋生,粉碎瓦解的种子已经种下……
  只要能将他们送进监狱,我的死也就值了。
  • 上一篇: 凶案发生
  • 下一篇: 香樟树上的祷告虫【海外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澳门国际百家乐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网 江苏快3 安徽快三 澳门百家乐玩法 安徽快3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