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惊天大案

惊天大案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05 阅读: 次
  1。惯犯
  烟花三月,正是油菜花开,遍地金浪的时候。1996年3月13日下午2时许,一名气喘吁吁的年轻男子跑进湖南省澧县公安局澧阳镇第一派出所办公室报案,说他是本县大坪乡太平村的个体摩托车出租司机雷冬生,自己的一辆红色摩托车被一名男青年抢走,抢车人20多岁,身高l米70左右,现正沿着207国道向湖北方向逃窜。
  接到报案后,派出所干警在副所长龚爱平的带领下,迅速乘警车追赶。龚爱平指挥司机说:“快,快追上去,把那辆摩托车截住。”正在此时,前面公路上一些车辆乱停乱靠堵塞交通,摩托车从车缝里钻过去了。眼看嫌疑犯就要溜掉,追捕干警拉响警报,冲开一条缝隙。
  那年轻人见后面警车追得紧,便离开国道,驾车拐上乡村小路逃窜。由于道路狭窄,警车无法通行,干警们只得下车,尽最大的努力用两条腿去和摩托车的两个轮子较量。那人见公安干警穷追不舍,一不留意,将摩托车滑进了水渠,然后弃车逃跑。龚爱平和同事们奋力追赶,在乡间沟埂追了10来华里,双方都筋疲力尽了。这时,嫌疑犯跑进了一片油菜地。龚爱平看见了在前面田头劳动的群众,心里灵机一动,就喊道:“前面跑的是一个外地流窜来的抢劫犯,请大家动手抓,抓到的奖赏500元,谁放跑的,我找谁算账!”
  这一喊,在地里干活的农民纷纷拿起地头的扁担作武器,纷纷按公安干警指引的方向包抄过去。那人一看这么多人过来更加紧张,他狗急跳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张50、100的人民币,撒向身后的群众。这时,澧阳的农民群众不屑这些在空中飞舞的钞票,而是按公安干警的喊话一步步向嫌疑人紧逼上去。在人民群众和公安干警的前后堵截下,嫌疑人就此伏法,戴上了手铐。
  公安干警在嫌疑人身上搜出30厘米长,带有血迹的折叠刀一把,来历不明的身份证5张。
  经过初审,得知此人名叫李营,是河南人,来此地走亲戚的。他承认自己骑了雷冬生的摩托车,但这是经过他同意后才骑的,他说他请雷冬生吃过饭。但后来雷冬生又突然改变主意,到派出所报案,是他不讲信用。经过询问雷冬生,以上所说与事实吻合。此案过程情节基本清楚,要放人似乎也没更大的问题。
  要放人,干警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尽管李营说自己是害怕别人追上来后把自己当坏人才跑的,当时撒钞票也是怕农民打。但是,县公安局副局长汪圣柏总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他找到县公安局局长廖建华说明了此案并不是这么简单,应仔细核查。他的想法立即得到了廖建华局长的支持和首肯。要查明物证,须从折叠刀上的血迹和5个身份证中寻找突破口。
  刑侦技术员很快就送来了化验结果:刀上是人血,而且排除是李营本人的血;刀上的血迹有新旧两种,分别为不同血型,也就是说,这是两个不同的人的血迹。
  但是,李营还是拒不交代其真实姓名、身份、住址,也闭口不交代任何犯罪事实。他看到公安干警拿不出更多的证据,就假装镇定。当公安干警追问刀上血迹时,他有些顶不住了,当晚便在看守所内咬伤自己的舌头,造成口吐鲜血有内出血和四脚抽筋的假象,要求进医院治疗。种种迹象表明,这位自称为李营的人,一定身负重案,甚至不惜以死相逼。公安局马上采取了紧急措施。一方面将李营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另一方面加强看管。
  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李营终于脱离了危险,公安干警又将他送回看守所,并进行电视监控。李营看到逃跑无望,就将塑料牙刷柄折断后磨尖,企图自杀,但这一举动又被同监室的犯人发现,自杀未遂。
  李营的伎俩用完了,再次提审,要他讲清楚刀上血迹时,他讲了个遭人抢劫被迫自卫的故事。
  3月12日,他在澧阳镇租乘一位30来岁青年男子的摩托车,准备到澧县火连坡去,车行至荒野之地,开车男子停车打劫,用双手卡住他的脖子,要他交出所有的钱物。他一边掏钱,一边在口袋里掏出了这把折叠刀,趁其不备刺了那人一刀,才乘机逃脱,后又花钱雇别人的摩托车回到县城。尽管李营的话可信性太小,但干警还是查到了那位名叫刘吉毛的摩托车手。而事实恰恰相反,那天到了半路荒郊野地,李营为了抢车,拿出折叠刀朝刘吉毛连捅7刀,刘吉毛用手掌拼命顶住刀锋,手掌差点被割断,才幸而逃出,现正在县医院抢救,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查到这个重要的情况,如同久攻未破的堡垒打开了一个缺口。
  第二天,汪圣柏副局长带领龚爱平副所长,提审李营。汪圣柏一针见血地说:“李营,我们根据你所交代的情况进行了核查,有充分的人证物证说明,并不是刘吉毛抢劫你,而是你抢劫刘吉毛。”
  李营的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防线在一步步崩溃。
  汪圣柏按照案情分析会制定的方案,又及时抛出一颗重磅炸弹:“刘吉毛已经在医院抢救无效身亡,你也明白,你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希望你好好配合,彻底交代你的罪行。”李营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色惨白,顿时瘫软了下去。
  三个小时,李营一声不吭。下午,李营终于开口。可谓开口惊人,他所交代的竟是一串人命案。
  2。真相
  3月15日下午,化名李營的韩振营已经毫无退路,向澧县公安局交代了第一起凶杀案。
  在韩振营逃亡的这一年时间里,韩振营身边经常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青年,对别人说:“这是我的媳妇,叫赵艳霞。”
  年方19岁的赵艳霞,是陕西省勉县县城人,1995年只身到湖北省沙市学习美容,认识了流窜来沙市的韩振营。赵艳霞毕竟年纪小,见韩振营长得还挺俊秀,对自己信誓旦旦,就动心了。在这以后,赵艳霞把韩振营带回过陕西勉县。她家里给他找了个店面,让他在那里跟赵艳霞继父学用中草药医病的特长糊口。但韩振营本性不改,偷偷地带着赵艳霞逃离了勉县,又开始了他流窜作案的犯罪生活。此后,赵艳霞跟着韩振营到过河南、湖北、湖南等地,赵艳霞对韩振营是真心相待,陪着他东奔西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应该说就是一颗铁石心肠,也会被赵艳霞的心捂热。
  然而,在1996年3月11日,韩振营带着赵艳霞从河南省南阳市来到湖北的沙市,赵艳霞对韩振营说,自己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家里也不知自己的去向,自己想回家去看一看。韩振营听了,冷冷地说:“不行,你不能回去。”
  赵艳霞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心想:我又没卖给你,怎么就不能回去呢?当晚,赵艳霞已从心底里厌倦了这种东躲西藏的生活,她真想回去扑到她母亲的怀里一诉衷肠,今后不再到外面乱跑了。可是,这种机会不会再有了。
  韩振营带着赵艳霞顺着荆江大堤往苗圃里走,越走越黑,走得赵艳霞有些不安。韩振营冷冷地说:“沙市是我俩初次相识的地方,今天也成了我俩最后分别的地方。”
  赵艳霞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刚想说点什么,只觉得脖子上面一阵凉风掠过,紧接着一股暖暖的热流从自己的脖子里喷涌而出。然后赵艳霞“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这时,韩振营听到有人朝这个方向走来,他来不及将刀上的血迹擦干,赶紧将刀折叠后放进口袋里,匆匆而逃。这血迹就是留在他折叠刀上的紫褐色的陈旧血迹。
  赵艳霞后来被人发现,因失血过多,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对韩振营残杀赵艳霞的罪行,澧县公安局的干警一面压住内心的震惊,一面联系湖北沙市公安局,初步证实确有此案。
  3月16日,湖北沙市公安局刑偵大队的干警风尘仆仆赶到澧县,马上提审韩振营。经审讯,韩犯所供认的犯罪细节,与现场勘察结果吻合,可以确切地说,赵艳霞的死是韩振营所为了。
  3月17日,澧县公安局干警再次突审韩振营,韩犯又交代了3月8日晚在常德市连杀两人的大案。当晚,澧县公安局向常德市武陵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通报了此案,武陵区局回电,确有此案。
  3月18日,武陵区公安分局刑侦干警来到澧县提审韩振营,他的供述与两案一切细节吻合。
  很快,韩振营被正式批准逮捕。干警不断扩大战果,想尽各种办法叫韩振营开口,连续突审56天,终于取得赫赫战果,韩振营供述自己在15个省、市、自治区流窜作案67起,其中杀人案59起,自称杀死63人,杀伤10人。
  这一切,甚至连专案组的干警都听呆了。如果属实,则是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系列杀人案。
  3。医院脱逃
  汪圣柏打开案头几尺厚的卷宗,里面清楚地记载着:韩振营,曾用名韩富龙,化名李营,男性,1974年生,小学二年级文化,系河南省镇平县彭营乡西王庄村二组人。1988年6月因打架被行政拘留15天。1990年元月19日被依法逮捕,同年9月18日因盗窃罪被南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判刑9年,投入河南省新郑监狱服刑。1992年4月减刑一年,1993年10月减刑一年,1995年元月16日由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假释,25日出狱。1995年6月19日因抢劫、盗窃被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押在某看守所,27日被依法逮捕,同年9月22日因病在某市中心医院就诊,次日凌晨5时许脱逃。
  澧县公安局作过精确统计,韩振营从1995年元月25日假释出狱,到1996年3月13日在澧县被擒。这中间还扣除在某市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直至脱逃的3个多月,实际在外流窜的时间不到一年,但韩振营犯下的罪行却令人发指。
  1995年3月上旬,韩振营窜到湖北省武当山东侧太山庙旅游区。他见风景区悬崖上一位正在摄影的30岁左右的男性青年似乎很富有,顿起谋财歹心。眼见四周无人,韩振营走趁其不备将其打下悬崖,摄影者惨叫一声坠崖身亡,他用了40分钟时间才攀爬至悬崖下找到尸体,从死者身上抢走旅行袋一个以及现金若干,金戒指一枚,照相机一部。他在逃离现场后,将提袋、相机和各种证件烧毁。
  1995年3月26日,韩振营从湖北襄樊市窜至河南邓州市,于当晚从窗口爬入西城区金鸡泉一号楼二楼的一家,轻轻走到床边,用铁锤子猛击正熟睡的韩纪中的太阳穴,将其打死后从死者衣袋里抢走1000多元,然后逃离现场。
  1995年6月上旬,韩振营窜至河南省方城县,晚上12时许,窜到方城县粮食局大院,攀爬上二楼室内,看见68岁的李松芳老太太正在熟睡,又故伎重演,将其打死。韩振营将房间内翻了个底朝天,盗得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金条和玉佛像等物,价值人民币数万元,尔后逃离现场……
  1995年6月10日,河南省郑州市,烈日高照、炎热难当。下午,河南省曲艺团男演员、38岁的胡宜奎骑着一辆自行车慢慢往家骑。胡宜奎的心里很乱,如今他所在的河南省曲艺团经济效益不好,他就靠夜里去给夜总会看看场子,弄点烟酒钱。胡宜奎和在市灯泡厂工作的35岁老婆王庆敏本来就有矛盾,现在矛盾就更深了。平日,胡宜奎都是睡在场子里,即使回也是回来看看八岁的女儿胡媛。
  天热得让人头昏脑胀,胡宜奎猛然觉得自行车的后轮被碰了一下,抬头一看,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横穿马路时,撞到了自己的车上,一下把胡宜奎撞倒了。胡宜奎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瞎了眼呀,你有本事就去撞汽车啊。”
  骂着骂着,胡宜奎看见那小伙子腮帮子一咬,眼里射出杀气,他便赶紧住了嘴。小伙子没和胡宜奎吵,只是用一种可怕的眼光盯了胡宜奎一会儿,就走了。胡宜奎又重新骑上了车,往家里去。一路上,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有一辆的士跟着自己。胡宜奎回到家,吃过了饭,又喝了二两酒,人也乏了,就回到房间早早地躺下睡了。
  凌晨二时许,韩振营怀揣着铁锤子,悄悄地来到了曲艺团宿舍的楼下,他白天撞倒胡宜奎后,见胡宜奎打扮不俗,像个有钱的大老板,当时胡宜奎气冲冲地骂他,他并不是不在意,而是怕在街上和胡宜奎吵起来被别人记住了模样,就先溜了。他喊了一辆的士,悄悄地跟上了胡宜奎,然后躲到一边观察胡宜奎上楼、入室。现在,他悄悄爬进胡宜奎睡的房间,胡宜奎正在熟睡。韩振营走过去,掏出怀里的铁锤子,毫不犹豫地用力向胡宜奎的头上砸去,胡宜奎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当了冤死鬼。韩振营接着又来到隔壁王庆敏带着8岁的小女儿胡媛睡的房间,里面母女俩也睡得正香,韩振营如法炮制,朝王庆敏头上打去,他确信王庆敏死了后,又毫无人性地向胡媛举起了铁锤。。
  接着,韩振营将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他发现了一包用塑料袋包好的钱。搞完这些,韩振营确实乏了,他从容地到客厅里坐下来,打开了胡宜奎家的冰箱,拿了一听饮料坐在沙发上慢慢喝起来。这时,他又毫不犹豫地拿起来茶几上的香烟抽了起来。最后,他想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便将饮料罐子、烟蒂用纸包起来,放进口袋里,从容地走了出去。
  3天后,胡宜奎的母亲来找胡宜奎,见屋内绿头大苍蝇到处乱飞,一阵阵恶臭从门缝里溢出,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马上报告派出所。派出所赶紧来了人,把门砸开,只见胡宜奎和王庆敏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所幸的是8岁的女儿胡媛居然还有一丝气,众人赶紧将胡媛送到医院抢救,胡媛的命保住了,不幸的是成了一个痴呆儿。
  此案之惨烈,震惊了郑州市,也震惊了全国。正当郑州市公安局组织警力侦查此案,到处寻找线索时,韩振营却早已逃之夭夭。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网恋惨剧
  • 下一篇: “醉杀”奇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pk10官网 澳门金沙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澳门现场百家乐 pk10官网 澳门真人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 江苏快3 pk10官网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