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离核桃

离核桃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9-06-04 阅读: 次
  丛兴在工部员外郎的位子上一干就是八年,这就很让人看不起了。他也想再往上升升啊,可一直找不到门路。这天,他老婆雅芝喜滋滋地进了门,过来对他说道:“今日我可行了好运!”
  丛兴问道:“什么好运?”
  雅芝从袖袋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到他面前,又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丛兴看到,她的额头上有个小枣大小的包,忙问她是怎么回事。
  雅芝这才说,她出去采买时,被一顶轿子撞倒了,额头上还撞起了这么大一个包。那坐轿子的女主,下了轿子,先给她赔了不是,然后就给了她这一锭银子,让她去看伤。更巧的是,两个人同说着家乡话,再一聊才知道,两个人都是扬州人,顿时亲近起来,并约好日后常走动。她这才知道,那女人就是吏部侍郎童祥霖的夫人五娘。
  讲完了,雅芝十分艳羡地说:“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夫人,出手如此阔绰,一给就是一锭银子,咱家攒上一年也不见得能攒下这么多啊。”
  听说老婆跟童祥霖的夫人搭上了关系,丛兴一阵激动,有了这个靠山,不愁升不了官儿啊。可一想到老婆收了童夫人的银子,那就差了些意思。他就有些嗔怪地说,要想交往下去,就不该要人家的银子啊。雅芝白了他一眼,问道:“不收下银子,拿什么跟人家交往?我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丛兴一想也是。别看他是个从五品的官员,拿着朝廷的俸禄,可那几个钱,也就够他们生活的。更何况老家尚有父母,时不时地就要捎带些回去贴补,还有些亲戚,也进京来投奔他们,那也是要吃要喝的,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反倒捉襟见肘,连个佣人都雇不起,雅芝还要亲自操劳。有时日子过不下去,他还得跟同僚借钱度日呢。
  丛兴忙着说:“我的前程,可就指望娘子啦。”
  雅芝说:“我也想让你出人头地,好光宗耀祖,脸上有光啊。”
  天赐良机,他们肯定是不会放过了。
  三天后,雅芝额头上的包消了肿,她就跑到御锦斋买了几样上好的点心,到童府去道谢。五娘在家寂寞,见她上门,自然高兴,两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童祥霖到衙门里去办事,中午并不回府吃饭,五娘就留雅芝吃饭。雅芝倒不客气,就陪着五娘吃了午饭,直到黄昏时分,这才回家。
  如此一来二去,两个人更亲近了,也就走得更频繁。雅芝本是有目的而去的,就处处留心,寻找送礼讨好的机会。但几天下来,她还是一无所获。找不到童祥霖的软肋,这礼就没法送啊,不然,反倒会弄巧成拙呢。
  这天黄昏,雅芝兴冲冲地从童府回来,手上拎着个小藤筐,里面放着几个鲜桃。一进门,她就对丛兴说:“快来吃桃子,新下来的鲜桃。”丛兴惊奇地问她:“哪儿来的鲜桃?好贵的吧。”雅芝乜了他一眼,又撇了撇嘴,这才说道:“凭你那点儿俸禄啊,能吃饱了不饿肚皮就算不错了,哪还敢买鲜桃吃,更何况是在这个时候。亏得老天眷顾,让我认识了这个干姐姐。”雅芝和五娘亲近,已经认了干姐妹。
  丛兴讪讪地道:“童大人俸禄多些,自然可以吃香的喝辣的。”雅芝就说道:“这些鲜桃是人家送的,也不是童大人自己掏银子买的。”丛兴一听说童祥霖收了礼,顿时兴奋起来,忙着让雅芝给他讲讲是怎么回事。雅芝说,朝中一位叫竺青的官员,给童家送了两筐鲜桃。恰好她在呢,五娘就让人给她装了这几个。她本不便要,但又想着丛兴和孩子定然爱吃,就拿回来了。丛兴没听她说后面的话,笑着说:“竺大人也太小气了吧,居然只送两筐桃子!童大人怎么会看得上眼?如此,倒还不如不送呢!”雅芝点头道:“说的也是,咱们还是先尝尝鲜儿吧。”
  雅芝把鲜桃拿到厨房洗净了端上来,又喊过了孩子,一家四口,倒吃得高高兴兴。
  第二天黄昏时候,丛兴正在家中摆弄样式林送来的一座塔型。每年秋天,皇上都喜欢到西山去赏红叶,但山上除了红叶,就没别的景致,很让皇上扫兴,皇上就想在那里建座庙宇,再建座塔。这活儿就交给了样式林。样式林先做了塔型,让丛兴来看。丛兴挑中满意的,才能上交给侍郎,再交给尚书。这塔既要和周围景物相配,还要讨皇上的喜欢,更要节省银子,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这时,雅芝推门进来,兴高采烈地说:“咱们又有鲜桃吃啦!”她提着一篮鲜桃进来,表功般地在丛兴眼前晃了晃说:“沾干姐姐的光,咱又有鲜桃吃啦。”丛兴问道:“又是竺大人送的?”雅芝摇了摇头说:“不是他,是卢大人。今天我才知道,童大人爱吃离核桃。看看,人家都知道,都送离核桃呢。”
  雅芝到厨房去洗桃,忽然惊叫了一声:“天哪──”丛兴忙着跑进厨房,却见雅芝正对着一个桃子发呆。他不禁问道:“咋啦?”雅芝说:“见鬼啦,桃子里长出金豆子了!”丛兴忙往她手里看去,却见雅芝掰开了一个桃子,而桃子中间没有桃核,却是一粒金豆子。人家似乎怕桃子分开,还用细竹签插成一体。
  丛兴豁然明白了:卢大人这是暗度陈仓啊。他送的这份礼好重,好有学问。从面儿上看,那就是两筐桃子啊。给同僚或者上司送两筐桃子,到哪里说都不为过。殊不知,里面却藏着内容呢,那可贵重得很。他对雅芝说:“这是人家在给童大人送礼呢,不小心被你拿来了。每个桃子里都有个金豆子,你都掏出来,收好了。”雅芝掰开那些桃子,果然看到每个桃子里都有一个,她都拿出来,精心地藏好了,然后问丛兴该怎么办。丛兴得意地说:“先收好了吧,这些金豆子可有大用。”
  他想到的是,挟持童祥霖。
  太祖朱元璋極恨腐败,故而规定官员贪占60两银子即可斩立决。现在童祥霖收受了两筐桃子,里面藏着几十个金豆子,该有一二十两黄金,判个斩立决毫不为过,以此来要挟他,那可不就马到成功啦。
  丛兴心怀忐忑地等待着。
  童祥霖是大官儿,一早就要到紫禁城里去上朝了,然后才会回到衙门里,那时,丛兴才好去找他。还没见大官们下朝,锦衣卫却先来了,上来就问丛兴,是否从童府里拿走了几个桃子?丛兴哪敢隐瞒,忙着点头应了。锦衣卫又问他,桃子里有什么。丛兴只好说,有金豆子。锦衣卫就跟着他回了家,取走了那些金豆子,又给他录了供词,让他签字画押。
  晌午,丛兴就听说,卢大人因贿赂朝臣被抓进了诏狱。他不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真没想到,童祥霖居然是个铁面无私的主儿,亏得自己没去敲诈他,不然,也该倒霉了。
  丛兴琢磨着心事往家走,过了街角儿,不小心跟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原来,认识啊。那位,乃是润秋阁的阁主宋碑。宋先生专工微雕,特别是他的核雕,乃京城一绝,无人能及。丛兴任职工部,参建许多宫城园囿,自然和建筑、雕刻、绘画分不开,他也喜欢这个,就时常到润秋阁里看看,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了。在这里遇到,丛兴很是奇怪,问道:“宋阁主,你来此做甚?”
  宋碑道:“我来收桃核。”
  丛兴更奇怪了:“你不去乡下的桃园收,怎么倒跑到我们的街巷上来收了?这里哪有桃树?”
  宋碑就跟他讲,这事儿好蹊跷啊。他做的是核雕,对桃核的要求很高,一个是桃核要大,再有就是坚硬。他遍找京城附近,最后选中了城西温泉苗家的桃核。特别是他家有一棵桃王,据说已有百年了,结出的桃子个儿大,桃核也大,坚硬不说,而且色泽温润,雕出来更是好看。他就跟苗家定下了这些桃子,都给他留着,他高价买走。苗家就让那些桃子熟透了掉下来,取了桃核给他留着。这又到了桃子成熟的时节,他赶到苗家的桃园去看桃子,却见树上空空,竟连一个桃子都没有了。他奇怪地问苗家是怎么回事,苗家人无可奈何地告诉他,那些桃子都被一位名叫竺青的大官儿买走了。他百般解释,可竺青非要买,他哪惹得起官家啊,只好把桃子卖了。
  宋碑赶回城里,打听到竺青家的住处,又花了几分银子,跟竺家的佣人说上了话,打听到那些桃子被竺青买来送给了童祥霖。他万般无奈,只好到童家来收买桃核。
  好在宋碑倒也有些名头,五娘也喜欢他的核雕,就尽量把那些桃核寻来,给了他。宋碑收了这些桃核,正要回家呢。听他这么一讲,丛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宽慰道:“收回来就好了。”两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宋碑就告辞走了。
  丛兴回到家,只见雅芝正焦灼地来回走着,见到他,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焦急地说:“你可回来了!”丛兴忙着问道:“怎么啦?”雅芝道:“你知道润秋阁吧?他家正高价收买苗家老桃核,一两银子一个。咱家有八个,能换八两银子,顶你两个月的俸禄呢。”
  丛兴惊得瞠目结舌:“我没听岔吧?一个桃核一两银子!”
  雅芝点点头说,确实没听岔。下午,她到童家去跟五娘唠家常,正赶上宋碑来收桃核,一两银子一个,她才想起五娘曾送给她好几个桃子呢,赶紧回家找。吃过了桃子,桃核当然是扔掉了,她费了半天劲儿,才从垃圾堆里找回来,又洗净了,谁知赶到童家时,得知宋碑已走了。天已渐渐黑了,她一个女人家,毕竟不好出门,就急等着丛兴回来呢。
  丛兴拿着桃核就奔向了润秋阁。
  润秋阁乃是宋碑自家开的,店面并不大,前店后厂。现在天黑了,店面已经上了板儿,但大门却虚掩着。丛兴推门进来,却见堂屋里人影晃动,有两个人正在喝酒说话。再一听说话的声音,丛兴不觉一呆。一个是宋碑,另一个却是竺青。就听竺青说道:“兄弟你干得漂亮啊。这百十两银子,他算是收下了。只要他收了银子,下面的事就好办了。兄弟,谢谢你,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宋碑道:“谢什么,咱兄弟还用客气。你吃肉,我跟着喝汤嘛。”
  丛兴忽然明白了。原来,这送桃买核,却又是他们使出的一计,那是把银子巧妙地送给了童祥霖。童祥霖如此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收下了银子,那就得替人家办事了。丛兴无声地叹了口气,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
  丛兴冷眼看着。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事儿似乎就没了下文。竺青仍在他的位子上呆着,并未提拔。童祥霖也跟以前一样,每日里忙忙碌碌的。但丛兴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这天,雅芝忽然跟他说,童大人要请他们吃饭。丛兴喜出望外,他口袋里没银子,只好买了几样小点心,作为礼物,黄昏时分,就赶到了童府。
  一进童府,丛兴就感觉出不对劲儿来了,因为童家已经收拾利落了,显然是要搬走的意思。他问童祥霖:“大人,您这是要换个大宅子吗?”童祥霖摇了摇头说:“我要致仕,皇上已经恩准了,明日就要走了。五娘跟贵夫人很合得来,故而请你们来吃顿饭,就算作别吧。”
  叢兴不觉一惊:“大人,您干得顺风顺水,怎么就致仕了呢?”
  童祥霖却摆了摆手,说哪里是顺风顺水,而是举步维艰啊。朝廷里的官员,只想着巴结上司往上爬,然后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搜刮民脂民膏啊。他一向是清白的,可架不住被人整日算计着呀。前几天,竺青使绝计给他送了百十两银子。他虽看破了,但却没凭没证,治不了竺青的罪,只好把银子退给了宋碑。他越想越后怕,哪天不小心中了计,被那帮贪官拉下水,一旦东窗事发,名节事小,性命事大呀!整天提心吊胆,让他苦不堪言,他就想着不当官了,致仕回乡。
  丛兴忍不住一阵唏嘘。
  童祥霖凑近了他的耳朵,小声说道:“若想在朝中混下去,就得让人知道你只吃不离核的桃。”丛兴一愣:“为啥?”童祥霖诡秘地说:“那桃子不离核,掰不开,他们不好往里面夹带私货。少防了一样,就能让你的心稍稍宽一点儿啊。”丛兴还没接话,童祥霖又自顾自地说,只因为他曾经从一个桃子里吃出过虫子,以后就只吃离核桃了,掰开了才好看有没有虫子啊。谁知,就是这么一点儿癖好,竟生出许多故事来。
  童祥霖临走时,向朝廷推荐了丛兴。丛兴很快就被提拔为郎中。郎中能决定一些事了,那可是肥差啊,方方面面的人就盯上了,想尽办法要跟他扯上关系。丛兴给吓得提心吊胆,寝食难安,一年后,也致仕了。离开京城的那天,他站在官道上大喊:“老子就爱吃离核桃──”
  众人纷纷侧目而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都以为他脑子有毛病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终于说出了一句真心话。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图影碑
  • 下一篇: 赵匡胤戒赌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国际百家乐 百家乐官方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 pk10官网 pk10官网 澳门百家乐攻略 安徽快三 澳门金沙百家乐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