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爱无底线

爱无底线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1-18 阅读: 次
  早上6点多,李潮源就醒了,往常他会睡到八九点钟。因为今天要出公务员考试的面试成绩,昨天晚上他紧张得几乎一夜无眠,凌晨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和姐姐李潮溪比起来,李潮源起床还算迟的了。姐姐在一家酒店上班,今天上早班,6点之前就出门了,现在正忙得不可开交吧。想着姐姐劳碌的样子,李潮源心里充满了感激。为了他,姐姐付出的太多了。现在姐弟俩租的出租屋,租金都是姐姐出的。在他的心里,姐姐是姐姐,也是娘。
  李潮源曾经向姐姐表述过歉意,姐姐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说:“小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是干大事的人,我们家就指望你出人头地了。你看,你大学毕业了,又考了公务员,等上班了,咱们回老家一趟,到村长家示威。眼前不挣钱,是为了将来挣大钱。有一个词叫什么,叫薄积厚发是不?说的就是这个理。”李潮源的心里又是一阵悲哀,姐姐说的那个词叫厚积薄发,她怎么能懂——姐姐初中没毕业就来城里打工了,没文化!
  李潮源起床了,屋里没空调,热得难受,面试成绩公布的时间是10点以后,反正等得着急,他决定到附近的华联超市蹭空调去。
  他心烦意乱地在华联超市里闲逛,逛了一会儿,内急,他跑到厕所里,解开腰间的皮带蹲下去,不知道怎么回事,皮带的金属扣头脱落了,一下子滑落到下水道里去了,看不见踪影。
  李潮源那个心疼啊!这条皮带不仅价值不菲,而且特别有意义,是姐姐送给他大学毕业的礼物。姐姐说,鞋和皮带是男人的面子,可不能丢人。现在,皮带扣头掉了,皮带也没用了,两百多块钱就这么没了!他怎么不心痛?
  好在李潮源的裤腰中间有扣子和扣孔,两者一结合还不至于要提着裤子丢人现眼。李潮源舍不得丢弃皮带,将皮带用上衣盖住,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当他走到裤带经销区时,看见一条条皮带挂在那里,心跳不由加快起来。他忽然意识到,皮带的标志卡是贴在皮带上的,而皮带头是可以卸下来的,这里是销售自助区,没有销售员,只要自己把皮带头卸下来,那条几百块钱的皮带不就完好如初了吗?
  李潮源也知道,商场里是有摄像头的,但姐姐在这个商场做过营业员,她曾经说过,商场里每天会丢失很多东西,但小物件一般是不查录像的,成本太高,查到了找人也难。想到这里,李潮源吸了一口气,四顾无人,他快速地卸下皮带头,塞到腰间,随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出口处,警报器如他所料没有响起。李潮源快步走出商场,一口气跑回出租屋里。
  回到家里,李潮源上网查询面试成绩,这一查,他高兴极了,自己的笔试成绩第一名!他又仔细核对了一遍信息,没错,自己是真真切切的第一名。这就是说,只要自己政审和体检没问题,当公务员就是板上钉钉了!
  李潮源激动地打电话给姐姐,李潮溪听罢,一下哽咽起来,说了声:“小弟,我马上回去!”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李潮溪气喘吁吁地赶到家里,等她再三看清电脑上的成绩后,泪水刷刷流了下来,她娇小的身体依偎在弟弟宽厚的胸怀里,哽咽着说:“太好了!李家祖坟冒烟了,爸妈在天上保佑我们了。爸爸妈妈,女儿可以向你们交差了。”
  随后的一系列事情顺利得出乎姐弟俩的意料,体检政审一路顺风,一个星期后,李潮源被市文明办录取为公务员了。
  上班第一天,李潮源被分在宣传科,科长姓常,刚从副科长的位置提拔上来,干劲很大。这天开会,科长意气风发地说:“现在不是讲法治社会吗?我有个想法,搞个活动,把法治和市民文明联系起来,切合大势嘛!”
  众科员纷纷称赞常科长思路清晰,高屋建瓴。常科长很受用,雷厉风行地说:“那就这么定啦,马上开始实施,我亲自挂帅,负责指导,老李负责具体工作,新入职的李潮源负责配合。老李,你谈谈想法。”
  老资格副科长老李说:“我觉得用具体的案例来说法好,我们可以选择办公室附近的华联超市,调取监控录像,查找市民在公共场所的不文明甚至轻微违法行为,比如有没有赤膊上阵,有没有小偷小摸等等,联合电视台来个现场曝光,具体方案由李潮源做一下。”
  “好!就这么定!先拿个方案,随后开个新闻发布会,做好宣传,壮大声势后正式启动!”
  散会后,人都走光了,李潮源呆坐在会议室里,差点尿裤子。为什么?他想到了几天前自己在华联超市偷皮带头的那档子事。如果被曝光,后果可想而知,开除出公务员队伍是必然的。好在查阅录像几天后才进行,还有回旋的余地。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李潮源沮丧地和李潮溪说了情况,李潮溪听罢,责怪道:“小弟,你怎么能做那样的傻事呢?一条皮带能值多少钱啊!”
  李潮源哭丧着脸说:“姐姐,其实当时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钱才干傻事的,那条皮带不是你送给我的大学毕业礼物吗?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我不想就那么丢了。
  李潮溪的眼角里涌出泪花,她想了想,擦了一把眼泪,小声地说:“小弟,你别着急,这事我来帮你解决。”李潮源惊喜地问:“真的?怎么解决?”
  李潮溪说:“我原来不是在华联超市当过营业员吗?华联负责监控的队长叫马大林,我认识他。那家伙爱占小便宜,我给他点钱,让他把那天的录像删了。”
  “太好了!”李潮源大叫道,在姐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忽然,他又想起什么,问,“姐姐,你怎么找借口呢?总不能对他实话实说吧,要是实话实说,暴露了我,还是留下了尾巴。搞不好他以此威胁我、讹诈我呢。”
  李潮溪说:“小弟,这还要你提醒?我早就想好了,第一步是不告诉他理由。第二步是如果他非要追问理由,我就说我有个亲戚那天在超市里偷喝了一罐啤酒。反正这样的事情多的是,马大林不会怀疑的。”说完,她冲李潮源笑了笑,让他放心。
  李潮源如释重负,但他没有发现,姐姐的笑意里,有一丝苦涩。
  对李潮溪来说,化解小弟的这场危机意味着一场冒险,也有可能意味着一场耻辱。李潮溪在华联超市打工时,马大林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但她觉得他人品有问题,拒绝了他。现在,她厚着脸皮去找他帮忙,那个老江湖不会那么轻易被糊弄过去,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马大林就住在离超市不远的一处民房里,李潮溪找到马大林,说明了来意,马大林笑嘻嘻地看着李潮溪,问:“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我删那天的视频?”
  李潮溪先拉起第一道防线,说:“你别问那么多,愿不愿意帮忙给句痛快话,不愿意我走了,删不删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马大林赶紧拦住她说:“别啊!我没说不帮忙啊。好吧,我答应帮忙,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陪我睡一觉。”
  “流氓!休想!”李潮溪气得两腮通红,转身就走,但身后传来的马大林的话,让她又停下了脚步。“你走可以,可是我会把那天的视频放到网上,那上面一定有你不希望看到的画面吧。”
  “你——无耻!”李潮溪千思万虑,却没有考虑到马大林会来这一步。她扑过去,搧了马大林一个耳光。马大林捂着脸,还是笑嘻嘻地说:“你这一个耳光就说明你同意了,不信你就走啊!”
  李潮溪想走开,但她迈不开步子,也许,从她决定来找马大林帮忙开始,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要走这条路,她的眼泪流了下来,马大林见状,一把搂住了她……
  事毕,李潮溪穿起衣服,推醒酣睡的马大林,要他当着她的面删除录像,马大林笑着说:“这么急干吗?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还想要一回……”李潮溪忍住恶心,说:“你先删了再说。”
  马大林大喜,穿上衣服,带上李潮溪偷偷地来到监控室,当着李潮溪的面,调取了当天的录像,并把它删除了。李潮溪松了一口气,撒腿就跑,马大林在后面喊:“别啊!不是说好还有一回的吗?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李潮溪不理睬他,逃也似的离开马大林。李潮溪一路狂奔,回到出租屋时,已疲惫不堪,但她强忍住情绪,不想让弟弟看出异常。
  李潮源果然没看出异常,紧张兮兮地问:“姐姐,怎么样了?马大林答应帮忙了吗?”
  李潮溪强作欢颜,故作轻松地说:“答应了,已经删了,你就放心吧。以后别做这样的傻事了。”
  李潮源点头称是,说:“姐姐,谢谢你。你放心,等我在单位站稳了脚跟,有出息了,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李潮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表情,说:“我要你报答什么,只要你好,你有出息,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
  李潮源在电脑上和网友兴高采烈地聊天,哪里注意到一旁姐姐的悲伤。
  李潮溪已经27岁,算是大龄女,之前她有过几段感情,可都无疾而终。最近,她经人介绍,和一个开出租车的男人处了朋友。男朋友叫朱子凌,30多岁了,相貌平平,对她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但李潮溪总感觉和他不是一类人,爱不上他,也许是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弟弟吧。他们相处都半年了,还没有住在一起。
  虽然对朱子凌没有太深的感情,但做出背叛男友的事情,她还是深感内疚和耻辱。她决定补偿朱子凌,主动打电话给他,说想到他那里去。朱子凌激动得结巴起来:“好,好,真的吗?这可是晚上啊?你,你过来是住一晚吗?”。
  李潮溪找了个借口,离开小弟,来到朱子凌的小出租屋里,朱子凌顺理成章地要了她。
  事后,朱子凌搂着李潮溪娇小的胴体说:“潮溪,我为了你,死都愿意,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李潮溪潸然泪下,对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说,报答和交换,除了用肉体当砝码,似乎别无他路。她紧紧地贴着朱子凌,哽咽地说:“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危险解除,李潮源工作起来更加轻松,他做好了方案,联系好了电视台,又联系好了华联超市,万事俱备,只等东风。他不由畅想起未来的美好生活,却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地逼近。
  马大林满足了兽欲后,当着李潮溪的面,删除了监控录像,但狡诈的他,预感到这将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一个女人愿意用肉体来交换这段录像,绝对有大秘密在里面。如果自己掌握了这个秘密,就等于牵住了李潮溪的牛鼻子,控制了李潮溪,想要她,还不是随时随地的事?骗过不怎么懂电脑的李潮溪很容易,马大林是当着李潮溪的面删除录像,但他并没有清空回收站。等李潮溪走后,他将删除的文件从回收站里复原,又复制了录像,存在U盘上。
  李潮溪逃走后,马大林认真地研究了一下录像,除了几个小偷小摸之外,没有看见杀人放火的大事情,而这些小偷小摸,商场根本是不在意的。李潮溪为什么这么在乎这天的录像呢?
  为了解开疑团,马大林跟踪李潮溪,看能不能看出蛛丝马迹,找到答案,好有的放矢地敲诈控制李潮溪。
  马大林请了假,悄悄地跟踪李潮溪,很快他发现了端倪:李潮溪和一个男孩在一起,而这个男孩不是她的男朋友。马大林又研究了录像,发现这个男孩当天曾经偷了一个皮带头。看来李潮溪要删录像就是因为这事,但这事也太小了吧,李潮溪为什么为此卖身呢?马大林还是大惑不解,直到有一天他听见李潮溪喊这个男孩为小弟时,他觉得有戏了。
  李潮溪还在商场工作时,经常自豪地说弟弟上的是名牌大学,将来肯定会怎么样怎么样。马大林又跟踪李潮源,弄清了他的身份后,马大林彻底明白这段录像为什么对他们那么重要了。李潮源最近考上了公务员,就在今天,他得知李潮源所在的科室要来调阅录像,做法治宣传节目。事情明白了,如果调阅录像时,李潮源被查出干了这件丑事,他还能当公务员吗?
  马大林如获至宝,有了这把柄,不仅可以控制李潮溪,还能控制李潮源了!马大林决定摊牌,先要从气势上挫败这对姐弟,以后才好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听使唤。
  这天晚上,马大林出现在李潮源和李潮溪的出租屋里,李潮溪大惊,紧张地问:“马大林你来干吗?”李潮源也对这个不约而至的鄙俗男子感到意外和不悦,板着脸问:“你是谁?你想干吗?没事的话请你出去!”
  马大林说:“还没当上主任呢,官气就这么大?不过如果你知道我手里有你偷皮带头的录像后,你就不敢这么嚣张了。”
  李潮源大惊失色,转过头疑惑地望着李潮溪。李潮溪也不明就里,跳过来,揪住马大林吼道:“王八蛋,你不是删了录像吗?你少来吓唬人!”
  马大林一把推开李潮溪,说:“不懂电脑真可怕啊!当时我是删了视频,但那文件还在回收站里,文件还是可以复原的。不过你放心,商场监控电脑里我清空了回收站,但是在清空之前,我拷贝了那些视频,在一个U盘里。高科技说了你也不懂。”
  李潮源头“嗡”的一下大了,他知道自己大意了,没有交代姐姐把事情做彻底。李潮溪看见李潮源惊恐的样子,知道出了大事,也吓得说不出话来。
  马大林洋洋得意地说:“我来这里呢,是想告诉你们,我不想坏李潮源的好事,拿着录像去李潮源的单位告状,我就想告诉你们,得好好和我处朋友,只要咱们关系好,这就是永远的秘密。但如果你们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姐弟俩惊恐的样子,马大林哈哈大笑,他把李潮溪拽到怀里,说:“小乖乖,陪我睡觉去,那天晚上你太让我神魂颠倒了,走吧!”说着话,拖着李潮溪就往外走。李潮源愤怒地拦住他,吼道:“王八蛋,你休想欺负我姐姐。”
  没等马大林说话,李潮溪惊恐地说:“小弟,你别冲动!这——这又不是第一回,让我去!”
  李潮源眼巴巴地看着姐姐被这个人渣领走,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大吼一声,拳头砸向墙壁,顿时,右拳血肉模糊……
  马大林拽着李潮溪走了,李潮源远远地跟着,他想报警,但很快否决了这个心思,如果报警,自己的丑行将曝光于众;他又想去和马大林拼个你死我活,又很快否决了,证据在人家手里,拼命只能是火上浇油。
  怎么办?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受凌辱吧?李潮源一时没有办法,忽然他想到了朱子凌,让他来阻止这一切吧,即便阻止不了,也要教训一下马大林,让他以后老实点。这个世道,也许文明人对付不了粗人,但粗人就能对付粗人。
  李潮源拨通了朱子凌的电话。
  李潮溪跟着马大林来到他肮脏的出租屋里,进了屋,马大林就迫不及待地脱李潮溪的衣服,李潮溪推了他一把说:“能不能文明点?洗个澡再来你会死啊?”
  马大林听李潮溪这口气,断定李潮溪已经被控制了,乐呵呵地说:“好好好!我洗个澡,干干净净地陪美女。”说着放开李潮溪,脱光了衣服,哼着小曲钻进巴掌大的卫生间去了。
  马大林三下五除二地洗完澡,急吼吼地走出卫生间,劈面看见一把菜刀,一愣神的工夫,菜刀横在他的脖子上。
  “你可以喊救命,也可以来夺我的刀。”李潮溪冷冷地说,“只是你要是喊,或者夺,这把刀就会把你的脖子砍成两截。不信,你可以试一试。”马大林吓得浑身直打颤,哆哆嗦嗦地说:“我不喊,也不夺。我听你的,你别砍。”
  “站到这两个圈里去!”李潮溪冷冷地说。
  马大林低头看去,脚下有条拇指粗的绳索,已经结好了两个圈。马大林知道是个圈套,但不敢不站上去。他刚把两脚站在两个圈套里,李潮溪一弯腰,一提一拉,把两个圈套打上了死结。就这样,马大林的双脚像被铐上了脚铐。
  “走过去,坐到地上!”李潮溪手里的刀依旧横在马大林的脖子上,马大林不敢轻举妄动了,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把这个套上!”李潮溪又拿出同样的圈套,“铐”死了马大林的双手。威胁解除,李潮溪放下刀,把刀提在手上,逼视着马大林说:“马大林,我告诉你,你侮辱我可以,要我的命也可以,可是你不能打我弟弟的主意,你打他的主意,我就拿命和你拼!”
  “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会做傻事了。”马大林哀求着。
  李潮溪不理睬他,继续说:“马大林,我想告诉你,我弟弟不仅是我的命根子,也是我们家的命根子。还在我们没成年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因为车祸离开了我们,我永远记得,妈妈临终前拉着我的手,气若游丝地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我弟弟,从那时候起,我就把弟弟看得比我还重要,我发誓要保护好弟弟。虽然我只比他大5岁,可在我看来,我就是替妈妈在照顾他,我是弟弟的姐姐,也是弟弟的娘。”
  “你们是姐弟情深,我感动!”马大林连忙说。
  “所以现在,你要是想保命,就把U盘拿给我,别耍花招,你要是糊弄我,除非你杀死我,否则,我就和你拼命!”
  “行行行!我不耍花招!我把U盘给你。”此时此刻,马大林只想尽快脱离险境,“U盘就在床头柜里装杂物的那个盒子里,在最底层,你自己拿吧。”
  李潮溪从一个盒子里找出U盘,问:“就是这个吗?”马大林磕头如捣蒜,说就是这个。李潮溪把U盘装到口袋里,再次警告马大林:“我再次提醒你,休想祸害我弟弟的好事。”说完转身离开了。
  李潮溪走开后不久,马大林先用嘴巴咬断了手腕上的绳索,双手解放后,他再用菜刀割开脚腕上的绳索,想到自己还光着身子,他准备拿件衣服披上。还没等找到衣服,门被破开了,冲进来一个男人,他一把掐住马大林的脖子,喝问:“潮溪呢?”
  马大林蒙了,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他赶紧说:“李潮溪她刚走。”
  “到哪里去了?”
  “回家了吧!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不回家做什么?”
  “妈的!这个畜生!”男人歇斯底里地怒吼一声,看见旁边放着一把菜刀,失去理智的他提起菜刀,劈头盖脸地朝马大林砍过去,很快,马大林就躺在血泊中。
  男人稍稍平静了些,出了门,朝李潮溪家的方向跑去。
  男人是李潮溪的男朋友朱子凌。就在刚才,李潮源打电话给他,慌慌忙忙地说了事情的大概经过,朱子凌疯了似的喊:“混蛋,为什么不去揍马大林?你的手里捧着豆腐吗?”
  李潮源无辜地说:“我不敢惹他啊,一是打不过他,二是有把柄在他手里。”
  “他们在哪里?快说!”朱子凌吼道。李潮源说了位置,朱子凌怒骂道:“畜生!你姐姐白养了你!”随即,李潮源听到出租车的轰鸣声。
  李潮源呆坐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过了多久,李潮源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弟,你怎么坐在这里?你怎么啦?”
  李潮源抬头一看,是姐姐,他第一反应不是姐姐安全与否,而是自己的安危:“姐姐,怎么样了,马大林他答应不告发我了吗?”
  李潮溪微微一笑,说:“小弟,你放心吧,他再也不能拿咱们俩怎么样了。这是那个U盘,你看,在姐姐手里。”李潮源抢过U盘,急切地问:“你确信是这个U盘吗?你确信他没耍花招吗?”李潮溪说:“我谅他不敢!”
  李潮源放下心来,这才想起姐姐的安危,问:“姐姐,你怎么样?遇到朱子凌了吗?”李潮溪一愣,问:“朱子凌?他怎么了?”
  李潮源简单地说了经过,李潮溪大惊失色,说:“坏了,出事了!”说完,她扭头就往回跑。李潮源也意识到了什么,跟着姐姐跑了过去。
  很快,姐弟俩来到马大林的出租屋前,接着便看见满身血迹的朱子凌走了出来。
  “朱子凌!你干了什么?”李潮溪意识到出大事了,颤抖着声音问道。
  朱子凌咧嘴一笑,说:“潮溪,我教训了那个畜生,也许我失手了,宰了他。我现在不想多说什么,我就是想对你说,我喜欢你。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我都喜欢你。你说我是不是和你一样贱?”
  看李潮溪不解的样子,朱子凌说:“你对你弟弟的爱,没了底线,没了对错,你看你把他爱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弟弟,居然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人蹂躏!”朱子凌苦笑一声,“我不能说你,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明明知道你跟别的男人睡觉,还对你恨不起来。潮溪,我要进监狱了,刚才我已经打电话给警察自首了,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好自为之。”
  李潮溪的心里百味杂陈,如万箭穿心,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口。好长一段时间后,她抽泣着说:“朱子凌,我要告诉你几句话,第一句是马大林今天没把我怎么样;第二句是,你蹲监狱,我等你;你被枪毙,我一辈子不嫁人;第三句话是,向警察自首时,别把我弟弟掺和进去,好不?”
  “不!”朱子凌说,“我要说出真相,也许你弟弟现在受点波折和委屈,可对他有好处,如果你继续这样溺爱他,总有一天他会变得连你也不认识,总有一天他会伤害你!”
  李潮溪哭着说:“子凌,求求你答应我,如果我弟弟受到牵连,我这辈子都会过不好。求求你,别把他的那些事情说出去。”朱子凌痛苦地看着李潮溪,摇摇头,又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答应你,我们都是贱人啊!”
  李潮溪还想说什么,一辆警车呼啸而来,从车上跳出几个警察,朱子凌迎了上去……
  马大林没死,可也是重残。这个老江湖并没有供出他敲诈李潮源姐弟俩的事情,因为这对他来说,增加了一条罪,李潮源因此得以从这件事中抽身。李潮溪虽然被性侵未遂,但绑架了马大林,暂时被拘留在派出所。
  第二天,李潮源上班了。常科长开会时,恼怒地对副科长老李说:“老李,前段时间你出的那个馊主意,差点捅了大娄子。”
  大家疑惑不解,常科长说:“昨天局长把我骂了一通,说现在讲法制社会,在没有确定一个人是犯罪分子之前,是不能通过新闻媒体曝光其行为的。最起码,人家的肖像权不能侵犯。现在是法制社会,党委政府做违法的事情,不是闹笑话吗?虽然是老李的主意,但我作为科长也是有责任的。此事今后不再提了,散会!”
  常科长走后,老李瞪着李潮源,吼道:“小李,瞧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还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呢,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下次再出这样的纰漏,你看着办!”
  这一整天,李潮源都闷闷不乐,如坐针毡,他不是担心还在派出所的姐姐,他担心的是,李副科长的话,到底是啥意思……
  • 上一篇:
  • 下一篇: 疯狂的木头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澳门葡京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大全 pk10官网 澳门百家乐攻略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代理 线上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网上百家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