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

位置: 江苏快三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杀机重重

杀机重重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6-17 阅读: 次
  1
  住在清水胡同的小伙子赵方一向胆小,胆小的甚至都有些窝囊。别说惹事,就算遇上别人吵嘴打架他都会吓得直哆嗦。如果见血,那晕倒的保准是他。但就是这么个连树叶掉到脑袋上都怕砸坏的主儿,却在一夜之间遭遇了重重杀机!
  这天是周末,平素喜欢给杂志投些风景插图的赵方去了趟郊外,拍了几张照片后又顺道去邮局办了点事。晃到傍晚,刚拐进清水胡同,赵方便感觉出了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赵方偷偷四望,目光很快落在了一个年轻男子身上。男子站在街角,神情怪异,正冷冷地盯着他。
  莫非,他是打劫的?我,我不怕,我身上没钱,除脖子上挂的这只土得掉渣的数码相机和兜里揣的二手手机外,也没值钱东西,只要你要,张口就行,我痛快给,千万别动刀子!赵方惴惴不安地想着,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孰料,他的步子一快,那个男子跟得更紧了。从余光里,赵方瞅到两人相距仅有两米时,男子的手探向了腰间。
  不好,男子真的要动刀!
  赵方当即吓傻了。好在男子紧走两步,伸出胳膊要拢住他脖子的那一刻,赵方忽地醒过神,随即撒开双腿没命地狂奔。不过三两分钟,他已冲到自家门前,忙不迭地掏出钥匙打开锁,一头扎了进去。谁想惊魂未定地刚闩上院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动静!
  真是糟糕透顶,屋里有人!
  这房门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我手里,一把在女友宋娜手里。我和宋娜处朋友都快三年了,可未来的丈母娘总嫌我没点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一再阻止我们交往,更不会让宋娜来我家。那屋里的人,十有八九是贼!心下嘀咕着,赵方战战兢兢地凑到门前,透过门缝看去……
  又是个人高马大的陌生男子!只见男子掀翻桌子,将抽屉里的东西倒在地上,骂骂咧咧地扒拉来扒拉去。很快,两张银行卡从杂七杂八的零碎物品中露了出来。男子抓在手中,嘴角一撇,得意地笑了。
  “原来是个撬门轧锁的偷儿。”赵方气愤地想。但出人意料的是,男子并没把银行卡揣进兜,而是双手很随意地一折,居然给废了!接下来,男子又捡起一张照片。那是赵方和女友宋娜的合影。男子盯着身材苗条、满脸甜笑的宋娜,眼底闪过一丝淫邪的歹笑后,竟将臭烘烘的嘴巴贴上了照片!
  “流氓!”瞅着男子龌龊下流的举动,赵方恨得牙根发痒,不觉骂出了声。显然,屋内的男子听到了,一脚踢开抽屉,拔腿冲来。恰恰这功夫,那个方才守在胡同口的男子也蹿上院墙,正要往下跳。从小到大从没打过架的赵方急了,慌慌张张地抄起立在墙角的铁锹,眼睛一闭一咬牙,重重地拍向骑在院墙上的男子。边拍边在心里说:“我没打过人,是你逼我开荤的。下手重了,你可别怨我……”
  “嘭……”
  铁锹和男子的脑门来了个“亲密接触”。男子被打得头晕脑涨,鲜血直流,“嗷嗷”痛叫着摔落下来。值得庆幸的是此时天色渐黑,赵方又忙着拔门栓,根本没注意到男子流血。不然,见血就晕的他早趴下了!
  2
  侥幸躲过了前后包夹,赵方跌跌撞撞地——奔出清水胡同,一辆出租车便迎面开来。
  “师傅,快停车!有……有坏人追我……”
  赵方惊叫着跑向出租车。不等停靠稳妥,赵方已拉开了车门。但在猫腰钻进的刹那,他又退了出来。因为,司机看他的眼神同样怪怪的,让人不寒而栗!
  “还等什么?快上车啊。”司机探出车窗,催促。见赵方犹豫不决,司机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果然没看错,他们是一伙的!赵方用力后撤,却没挣脱。情急之下,赵方干脆往前一冲,张口咬住了司机的手臂。司机顿时疼得龇牙咧嘴松了手。赵方不敢怠慢,绕过车子飞快地冲进了临近的一条胡同。
  20分钟后,赵方总算找到了藏身之地。这个地方,便是女朋友宋娜的住处。房子不大,为了上下班方便临时租的。一闯进屋,赵方就累得瘫坐在地,拍着胸口“呼哧呼哧”地大喘。
  瞅着赵方的狼狈状,宋娜迟疑地问:“你不会是见鬼了吧?”“比……比鬼还可怕。”赵方比比划划,语无伦次地回道:“他们,他们要害我。吓死我了……”
  这可怪了,你赵方为人处事向来谨小慎微,跟谁都没红过脸,更遑论仇家了,谁会害你?宋娜越发纳闷:“他们是谁?”赵方连连摇头:“不认识。”宋娜又问:“那为啥追你?”赵方继续摇头:“不知道。”
  不认识,不知道,鬼才信!宋娜没好气地说:“赵方,你不是涮我,想赖在我这儿吧?”“不是不是。我,我真不清楚是咋回事!”赵方苦笑不迭地打断了宋娜,急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看他的样子,不像撒谎。那到底是谁和他过不去?宋娜稍一思忖,说:“会不会是他们认错人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对,报警!万一他们认错人,而我不明不白地做了替死鬼,那可亏大了!赵方一骨碌爬起,摸向衣兜。坏了,光顾着逃命,手机不知啥时跑丢了!
  “丢就丢吧。就你那破手机,扔大街上都没人捡。给,用我的。”宋娜递来手机。赵方刚按下“110”三个数字,就听有人敲门。赵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惶惶地问:“谁?”
  “你好,我是负责这个社区治安的管片警察。”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请开开门,我要查验一下居民身份证。”
  是警察。这回好,不用报警了。宋娜拧动门把手,开了一道缝。站在门外的人,确实穿着警服。宋娜正欲摘链锁,赵方却箭一般射来,猛地抱住了宋娜,“别信他,他不是警察……”
  一瞥之下,赵方便认出来者是那个在他屋内乱翻、并亲吻宋娜照片的男子!不想话刚出口,“冒牌警察”的手倏地伸进门缝,死死攥住了宋娜的手腕!
  “松手啊,放开她!”赵方握拳砸向“冒牌警察”的胳膊。可他的力气太小了,跟挠痒差不多。看来要解决问题,还得用牙!赵方张开大嘴,狠狠咬下去。别说,这招还真奏效,“冒牌警察”当即撒了手。但致命的麻烦接踵而至,另外两个男子已用虎头绞剪掐住了链锁……
  3
  虽说救回了宋娜,但绞剪“喀嚓喀嚓”的剪锁声一个劲地往耳朵里钻。过不了几秒钟,链锁就会被掐断。等那三个凶神恶煞般的男子闯进室内,遭殃的可不单单是我赵方了!尤其是那个亲照片的王八蛋,一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色鬼。不,我绝不能让他们进来,绝不能让他们伤害宋娜!念及此,赵方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勇气,顺手抓起一只花瓶冲到门前,猛砸握绞剪的手。
  花瓶碎了。手背被砸得鲜血淋漓的男子咬牙切齿地叫骂:“奶奶的,敢砸我?老子进去后非剁了你不可!”
  想进来,没那么容易!赵方守在门口,冲宋娜喊:“暖瓶!快给我拿暖瓶,我要烫死这帮浑蛋!”
  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六神无主的宋娜听到招呼,慌手慌脚地抱来暖瓶。可赵方刚拎在手中,门外的男子一挥绞剪,便将暖瓶打的稀巴烂,满满一瓶热水“哗”地浇在了赵方的胳膊上!
  “快,还有啥?能打人的都给我拿来!”赵方甩甩手,疯了般大叫:“老子今天要打人了!”
  坊间有句老话,叫“别惹老实人”。老实人一旦发狂,后果更可怕。就像今晚,赵方无师自通,不仅学会了骂人,还学会了打人。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叫骂声,拖把,拖鞋,脸盆……宋娜接连不断地运送,赵方不顾一切地往门缝里塞,往门缝里砸。僵持了两三分钟后,眼看要绞断链锁的绞剪终于收了回去。趁此机会,赵方猛力拽回门板,锁紧了防盗门!
  安全了,总算安全了!精疲力竭的赵方往门板上一靠,呼呼直喘,“娜娜,报……报没报警?”宋娜哆哆嗦嗦地回道:“报,报了。”
  “报了就好。娜娜,有我在,别怕。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指头。”
  蓦地,忽听“呜”的一声大响,赵方顿像触电般弹跳而起!
  奶奶的,这帮亡命徒居然用上了电钻!钻头冲破门板,径直刺穿了赵方的肩胛!鲜血汩汩涌出,顺着手臂瞬间染红了衣袖。
  “王八蛋,你们不是想要我命吗?我给你们,谁怕死谁不是妈生爹养的!”赵方大步蹬蹬地跑进厨房,操起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直奔门口。到了门前,“咣”地一声剁断链锁,又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踹开了门。门外的三个家伙见满身是血的赵方冲了出来,当下便怔住了。而赵方不管你发不发怔,举刀就砍。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赵方一豁出命,三个家伙登时心虚了,扔下绞剪电钻,撒丫子就跑,眨眼间逃得无影无踪!
  “娜娜,他们跑了,跑得比兔子还快!”赵方扬扬菜刀,兴奋大叫,平生第一次找到了做男人顶天立地的美好感觉。宋娜担心三个亡命徒再次折回,忙将赵方拖进屋,重新锁好门后紧紧抱住了他,激动不已地叽叽喳喳:“赵方,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胆小,软弱,连我妈都说你窝囊,软蛋。没想到你这么棒!这么了不起!”
  “娜……娜,我,我要……完了。血……”
  真是不禁夸。危险一解除,赵方冷不丁地看到了染红衣袖的斑斑血迹,胃中紧跟着翻江倒海般折腾起来。糟糕,晕血了!赵方顿觉眼前一阵昏眩。身子随即瘫软下去……
  4
  不知过了多久,赵方悠悠醒转。醒来时,人已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守在身边的。除了宋娜,还有几名警察。警察问:“追杀你的是什么人?”赵方摇头:“不认识。”警察又问:“为啥追你?”赵方继续摇头:“不知道。”
  “那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比如说……”
  “没有没有,真没有!”赵方苦笑不迭地打断了警察:“你们快去抓那三个浑蛋啊。抓住他们,不就清楚是咋回事了?”
  一夜惊魂,差点丢了性命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事说来也太蹊跷,太不可思议了。见实在问不出有用的东西,警察相视一眼。走出了病房。
  赵方伤得并不重,一周后,在宋娜的搀扶下出了院。为了避免再遭意外,宋娜退了房,直接将赵方接到了父母身边。看到报纸、电视上不断播出赵方勇斗三歹徒的新闻,宋娜父母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爽快地接纳了赵方这个“准女婿”。受点皮肉伤,软蛋变英雄,更重要的是还抱得佳人归。一举换来两桩大美事,直高兴得赵方做梦都能笑醒!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赵方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宋娜削了只苹果递来,仍旧纳闷地问:“赵方,你真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害你?”
  “娜娜,我啥人你还不清楚?我再说一遍,真不知道!”赵方指天发誓。可手指举起并未冲天,而是指向了电视屏幕。电视里正在播出本市新闻。主持人说,由市文联、市摄影家协会联合举办的“百善孝为先”图片征集活动日前圆满结束,一幅名为《上山》的作品脱颖而出,荣获特等奖。播报中,还给了那幅作品一个特写:绿树满山,红花满径,两个男子驮着一辆轮椅正吃力地往山顶走。轮椅上,端坐着一位白发老妇。
  “娜娜,快看,我拍的《上山》获奖了。特等奖,奖金三千块呢。”赵方惊喜地喊叫起来:“就是遇到坏人的那天中午拍的。因为征集活动要截稿,我一抓拍完就发走了。等奖金到手,我请你吃饭。对了,明天我们就去找那个孝子,好好谢谢他,是他驮母亲上山的举动给了我灵感……”
  话音未落,“咚咚”的敲门声响了。刚打开门,七八个人便“呼啦”拥进来。有警察,有记者,还有一位白发老太。而让赵方和宋娜吃惊的是,面前的白发老太竟是作品《上山》中的那位。接下来,警察道出了一桩令人难以置信的绑架案:就在赵方被追杀那天,华盛公司董事长宋天的母亲遭到蒙面劫匪的绑架,并狮子大开口,不给三百万赎金就撕票。警方接警,正无从下手之时,他们在宋娜家勘查现场时从赵方的相机里发现了一张图片,这就是后来题名《上山》的那张获奖作品。图片中的男子,不是孝子,却是劫匪。于是,警方顺藤摸瓜,火速上山。而在押送人质的同时,劫匪觉察到有人偷拍,便上演了一出杀人灭口、销毁罪证的追杀大戏。
  原来如此!可,可这也太巧合了吧?赵方直惊得冷汗迭出。这时,跟随采访的记者开口了:“赵先生,听说你一向胆小,还晕血,请问是谁给了你打跑三个歹徒的勇气?”
  是谁?赵方笑着看向宋娜。这个问题太小儿科了。身陷困境,所爱的人也将受到伤害,老虎要再不发威,那可真成病猫了!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凶室迷香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安徽快3 百家乐网址 安徽快3 澳门百家乐论坛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江苏快三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